木珏

17/08/04 韩漫翻译 透视下的本蝙

超蝙亨本主页原创博发布:

韩漫翻译 twi.@ Woong_Nyoong

【图源授权感谢微博@ Longtea長茶,翻译制图感谢  @piggiewen  】


P2就是对亨超透视下的本蝙的视觉效果








2016年产粮总结

piggiewen:

【文】


(按两万字以上为中篇、八万字以上为长篇分类、连载以开坑时间为准)




五月:

[中篇][Solo/Mendez]虚情假意 共七章 (17674字/

七月:



[中篇][Solo/Mendez]越界 共十章+一篇未公开番外 (22100字/已完结)

八月:



[短篇][亨超/本蝙/登超]天外来氪 (8377字/已完结)



[短篇][总裁Henry/城中大盗Doug]理想主义 (16200字/已完结)



[短篇][查尔斯/奈德/梅洛]殊途同归  正文+一篇未公开番外 (共18800字/已完结)



[短篇][亨本RPS赌场AU番外]居心不良 (3113字/已完结)
[短篇][亨本RPS赌场AU番外]分手危机 (4146字/已完结)

九月:



[长篇][Solo/Mendez]最坏情况   共十章+三篇番外  (89785字/已完结)



[短篇][亨本RPS赌场AU番外]以牙还牙 (4137字/已完结)



[中篇][Thomas/Stephen/Chas]非等边三角 共三章 (14238字/还在努力中



[短篇][Solo/Mendez]Solo和Mendez到底是不是一对 (2759字/已完结)
[短篇][Solo/Mendez]当Mendez以为Solo得了某种男性疾病 (3401字/已完结)


十月:


[短篇][Solo/Mendez]与Napoleon Solo共事指南 (3025字/已完结)



[短篇][Will/Jack]五次Will想退出中情局,五次他都放弃了 (3150字/已完结)
[短篇][Will/Jack]杰森伯恩抓捕任务 (2699字/已完结)



[中篇][亨本RPS总裁AU]非典型包养 共七章+两篇番外 (27753字/已完结)



[短篇][Solo/Mendez]临时同居 (收录在本子中未公开/10613字/已完结)


[短篇][Solo/Mendez]Tony Bear饲养指南 (收录在本子中/1215字/已完结)

十一月:



[短篇][Will/Jack]当整个CIA被卷入一场赌局 (3513字/已完结)



[长篇][Solo/Mendez]谎言悖论 目前共十二章 (含已写完部分89673字/更新中



[短篇][亨超/本蝙]如何处理工作中遇到的尴尬 (5052字/已完结)



[短篇][亨超/本蝙]分手计划 (2438字/已完结)
[短篇][Solo/Mendez]分手计划 (2643字/已完结)



[中篇][亨超/本蝙]基本关系重构 目前共八章 (含已写完部分37954字/更新中

十二月:
[中篇][忒修斯/巴特比]血肉之躯 (20574字/已完结)




(另有一篇写给甜菊太太的未公开特工组7136字)


全年总41.9万字,其中特工组占24.9万字


说起来我坑品还是很好的吧吧吧吧目前确定坑的只有一篇鹅已呢!




视频:

05/01 特工组《The Man From CIA》(包括砍柴在内前后历时四天,实在是太久没打开VEGAS,还花了半天重新研究到底啥是啥,宛如一个智障)

05/08 亨超本蝙《SO COLD》(两天/已删)

05/16 亨超本蝙《坠向黑暗》(四天)

06/04 你本单人《BEAT DROP》(记不得了…从补电影到砍柴到做完大概十天左右……)

06/06 亨超本蝙《命中注定》(也就……三个小时吧)

06/15 亨超本蝙《公主病》(歌词做了一天,视频本身只做了一天)

06/30 亨超本蝙《如果我变成回忆》(歌词是在做中文歌合集的全部美工的时候就做好了,6/28一出高清就开始做了,不算前期美工和前期就抠好的四个消失&同框镜头的话视频本身是两天)

07/02 二代+三代+特工组《华语歌兼容性测试》(做完如果我变成回忆就立刻做了这个,因为前期美工&二代&特工组的部分都是提前就做好的,全部加起来大概五天)

07/11 亨超本蝙《Mad Love》(三天,做坠向黑暗的时候一开始准备用的歌是《Falling inside the Black》,因为觉得不太合适又换了后来那个但名字就保留了,不过很喜欢歌词和节奏,越听越觉得很适合做不义或者多重人格梗,结果后来这俩也都做了却依然没用这首歌……躺)

07/26 正联《当我看正义联盟先导预告时在想什么》(爆手速真的只用了两天)

08/08 亨超本蝙《闯码头》(七个小时大概?主要快速学习了一下KTV字幕,字幕花的时间比较久)

08/21 亨超本蝙《不义联盟·人间之神》伪预告(这个跨越了我中间去韩国的三天,找镜头收集素材找BGM两天,回来忙完后立刻开始做,用了三天)

08/28 亨超本蝙《中国电视史之废话篇》(心血来潮三个小时……)

09/05 亨超本蝙《Monsters》(到后期已经发展成边做边砍柴、边做视频边开着PS做歌词,三天)




【P图&GIF】


亨本《真爱至上》伪海报


【多角色小剧场】如果Tony Mendez是家里的大哥


【多角色小剧场】如果Napoleon Solo是家里的大哥


Solo/Mendez GIF 01


Solo/Mendez GIF 02


特工组《谍影重重》AU伪海报


其余翻译什么的就不高兴列了




下面都是话痨时间可略过((((


年底经历了一些变化,麻麻突然准备再婚之后我把存来为自己孤独终老做准备的钱拿出来为自己买房,大概是意识到,就算孤独终老,也还是在自己的房子里孤独终老比较好(喂。


这就是我的人生观,坚信当人来到世上后总是孤身一人的,离开时当然也是如此,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时间,最终都是要分开的,其实和写文(特别是写特工组)的时候是截然相反的,还真的是想为他们摘星星摘月亮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他们呢!


仔细想了下还没出坑的原因,一半是因为觉得以局外人的姿态看着“他们”恋爱其实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在创作中得到了自我满足,另一半是因为当我发现创作其实是可以和大家很好交流的一个渠道、同时又因为你们得到了非常非常多的爱时,这种交流就让人有点欲罢不能了。lofter这个小小的平台为我单一(?)的生活提供了难以想象的乐趣,这其中你们传递给我的东西,真的占了很大的比重。


十二月写的明显没有之前多了,脑洞总是会慢慢用光的,不过依然很希望自己明年能多写点、多剪点、暂时还是充满了动力(掰着手指头算离宣传期还有多久),当然,如果哪天薄情症又发作突然觉得厌倦了,也一定会好好和你们道别的。


【最近刚刚适应起来独立生活,吃了很多青菜白菜,寡淡了一段时间后对植物感到了厌烦又怒而吃了很多外卖,结果又因为负罪感不得不加大运动量,人生啊,真是充满了悲愤,不如打开电脑好好让他们搞基。】


总之能看到这篇的~关注我的~常出现的或不常出现的,大家明年一起变得更好吧~~


提前祝新年快乐,明年见啦(也就几十个小时后的事了ww)

错误模式下拍的猫,饶了我吧,猫!

一条海参:

ALL蝙群宣!!只想有个安安静静一起污老爷的地方!!

群名:滴水兽的秘密
群号:513725550
性质:all蝙向脑洞交流、资源共享群
注意:
1.群内涉及蝙蝠侠CP话题只能提all蝙相关,拒绝拆逆,一次提醒两次踢群。(举例:大超x路易斯、莱秃x大超、二少x大少等都视作拆cp)

2.考虑到群内成员兴趣爱好各有不同,为避免不必要的争端,在群内最好不要长篇讨论DC宇宙all蝙外的CP。

3.不禁DCEU!不禁DCEU!注意这个!

4.绝对禁止群内有人恶意抹黑蝙蝠侠(例如给老爷打上恋童的标签等)仅一次就马上踢群。
可能有人觉得这条是多此一举,但在蝙蝠侠个人群中有蝙蝠黑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是真实存在的,而我觉得这是任何一个蝙粉都无法容忍的。

5.欢迎大家踊跃开车!聊聊日常也是可以的哦!

6.肉只能允许16+(正常生长年龄)角色x蝙

此群性质是CP爱好者的群,群内所有资源仅供群内成员收藏或阅览,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私发给群外的人、用作商业用途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超蝙pwp搬运

Raedo:

搬运,在微博有车。


以前写的绝对权力【不是不义联盟】世界观的一系列车。


是的,全他妈都是pwp。


【伪更新,考试前凑个rp


空中play   


sm


恩...不知道怎么描述大概就是超巨巨占有欲爆发。第三者旁观有。


白灰 囚禁


3p!!!是3p!!!两超一蝙


拍卖


比较正常的一篇。


监狱角色扮演


哇靠觉得我原来写这么多【幻觉



自带眼线的主子最近杀气十足,一脸“我超凶”,哈哈哈,也确实很凶。虽然面色不善但是它对小孩子意外的温柔呢。

【特工组】家里的钥匙

         Solo 倚着门框,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熟悉的几近难忘,整洁的近乎陌生。几个月前,自己闯入时被堆在墙角的外卖盒子消失了,茶几上也没有躺倒的啤酒罐,烟灰缸上甚至落了一层薄灰。书架上干涩报纸的气味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掩盖了记忆中淡淡的烟草气息。
      
        他终于走进客厅,径直走向窗口。大部分阳光被米色布帘挡在玻璃外,映衬得屋内模糊且温暖。丝缕光线投入眼中,毫不刺眼。Solo不自觉的想起那人是如何注视着自己的,隐藏着担忧的平静眼眸就像一碗翻滚着小小气泡不曾冷却的枫糖。
       
         轻滑的布料缠绕在指间,被大力拽向左侧。抖落的灰尘在迸射的阳光中无处可藏。“搬走一段时间了。”Solo转过身双手支撑在窄小的边沿,疼痛尖叫着从骨缝逃离,他竭力保持着站姿。地板上再也没有会绊倒他的包装袋了,因为那个蜷缩在沙发上,笨拙的将要滚下来的男人离开了。

        “只是喝醉了。”Solo想起他是如何无力狡辩又是如何放任自己这个入室劫犯肆意翻动屋内物品。他允许自己长久的沉浸在回忆里。

       门外车里的人怒气冲冲的拍开车门,然后Gaby一脚把门踢开,还因为这个牵扯到伤口而露出狰狞的表情。“真怀疑你是不是被炸傻了!爱情的魔力治愈好你的骨折吗?”她瞄了瞄四周,利落的瘫倒在沙发上,无暇顾及衣服上到底滚上了多少尘土。她现在只想睡上一觉,虽然这个愿望可能要在她把Solo拖走后才能实现。

        木门的撞击声把他从回忆中带了出来,“他毫不在意。”Solo坐到了旁边一张小沙发上,不算小声的喃喃自语。
       
        “什么?”瘫倒的人干巴巴的回应,好让对话继续进行。“我之前剪断了电话线,他没有修……”
Gaby翻了个白眼,“都搬走了还修什么?”放松下来的身体隐隐作痛,她一点也不想动。而Solo不知道从哪摸出把钥匙,反复抚摸着它,希望让这金属制品温暖些。“他送了我钥匙却又搬走了,我该去哪找他?”

         “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吗?可怜的……寡夫。”Gaby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无论是不是真的,起码你不能一瘸一拐者找他!”

            “……走吧。”几次被抛向空中的钥匙都稳稳落在手掌中,Solo着魔般抚摸过钥匙的每一处,试图使它渡上自己的体温,持续的温度。

            “哦!”Gaby又翻了个白眼,把自己从沙发上撕下来。“说真的,钥匙真的不是什么皮夹或大衣前兜里顺过来的吗?”

                        “他说,他是Tony,Tony Mendez。”答非所问,听到回答,Gaby不由得叹了口气。
          Solo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收进口袋,径直走向门外。Gaby站起来随他之后离开。
          习惯性的关上门,Gaby却没有听到门锁咬和的咔嗒声,视线移到门把,那里还遗留着暴力破开的痕迹。 
          坐到驾驶位上,  “没想到你也会有栽进去的时候。”她看着Solo倒映在玻璃上的影像,低低的吐出这句话。Solo没什么反应,就只是闭目养神,等待着引擎的发动。
              “何止是栽进去……”Solo心底默念,任务完成后,他忍着伤痛迫不及待的回到Tony Mendez 的住处。当他满怀期待的拿出钥匙,想象着重别后的惊喜与激情,然而却发现根本打不开的时候,那一瞬间,如坠冰窖。他怀疑地址错误,怀疑钥匙损坏,怀疑自己,直到开始怀疑Tony Mendez是不是真实存在。最后,他强行打开了屋子,妄图否定自己的猜疑,可事实残忍的确认了这一切。哈!Napoleon Solo 被骗了,他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为了安全保障,Solo和Gaby决定分头行动。Gaby选择在海面上慢悠悠的漂上一俩个星期,Solo则更愿意乘飞机回国。在回程的飞机上安顿好后,他闭上眼睛回忆这次任务的过程,粗略的编造一份可以通过的任务报告,既打发时间又省去到时候被驳回的麻烦。然而Solo不自觉的勾勒出Tony的点点滴滴,他对自己说:“这也是任务过程的一部分,”稍加停顿 “别自欺欺人了,你只是在名为Tony的漩涡里无法自拔罢了。”
              旅途中,放弃了工作报告,Solo沉浸在与Tony相处的回忆中。即使他回到Sanders的办公室,站在他面前时,也有些魂不守舍。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Sanders皱着眉头赶Solo离开。
            
             
               Gaby还在海上漂着,Solo联系确认过她的安全后,毫无目的的在楼中游荡。毕竟可是Sanders让他随便转转的,所有的办公桌都大同小异,隔板挂钩上挂着零碎的杂物,甚至还有工作证件,一摞摞纸质文件散乱的铺在桌面,桌角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烟头或者啤酒罐。
                有的过道旁还贴着乱七八糟的照片,或者一些评语。人来人往,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是步伐匆匆,无暇顾及Solo。当然,一些羡慕的目光还是偶尔聚集到Solo身上然后又迅速移开继续投入工作。
                Solo也无意打扰他人工作,他慢慢走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的角落,继续打量着桌面消遣时间。他看到一个放在桌角的满的几乎要洒落的烟灰缸,默数了下里面的烟头,Solo估算出它的主人吸了绝对不止俩包烟。桌面上异常杂乱,一叠靠在墙角的文件倒塌覆盖在一层层不同的书本上,保持着脆弱的平衡。在Solo看来,这真是个奇迹。然后,他抬起头,看到了隔版上订着的一页报告。
             署名是 Tony Mendez。尽管眼睛早已快速浏览过几遍这份普通的报告,但是大脑却像是生锈了一般抓不住丝毫有用的信息。“Tony Mendez ,” Solo机械的推翻了桌面上的文件,“证件,家庭住址……”
看到那个距此不远的地方,Solo觉得自己见证了真正的奇迹,他几乎都要赞美上帝了。
                 
             现在Solo在发呆,准确的说是站在门前发呆。破坏了办公桌上那摞报告可怜的平衡后,他总算找到了一个详细的地址。
扔下了大楼里的事务,尽管之后肯定会被气急败坏的Sanders找回去,但是管他呢。

           门是锁住的,可是我有钥匙。

             “这是我家的钥匙。”他还记得Tony睡眼惺忪的从俩人纠缠在一起的衣物里刨出了这把小小的钥匙扔给了自己,自己还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作为离别前对自己一点奖赏。也许当时应该索个吻。

             伸进衣兜的手指触碰到了被体温感染的金属,Solo几乎想起了Tony的温软。现在那把钥匙被手指紧紧捏住,他注意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也许他比想象中要镇定,听着钥匙转动发出的细微声音,感受着金属上传递回来的震动。然后平静的看着门被自己轻轻推开,迟缓的动作拉长了时间。

             “是真的啊。”

              Tony Mendez在经历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加班后,终于被允许回家。令他疑惑的是屋里一片漆黑但门明显被打开了,“明明离开时是锁好了的,难道是小偷?”推开门的瞬间Tony还是嘟囔了下,“最好不是那些危险分子。”虽然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是闯入者的对手,但被人摁倒在地上时,Tony还是有小小的惊慌。然后他感觉那人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手里,好像是一把钥匙。
              
              “Solo?”
               “……”
   
                 虽然没有得到语言上的回复,Tony能感觉Solo摁压的力度减小了但还是没有放开他。
             
                  “为什么不等我?”
                  “Solo,那只是临时安全屋。我不是给你钥匙了吗?”
                   “我打不开那的锁,而且找不到你。”
                    “当然,我给你的是家里的钥匙,而不是什么临时安全屋的,那是我们家里的钥匙。”
                      “我找到你了。”
                       “能把我放开了吗?”
                      “不能也不想。也许我需要一个吻作为我找到你的酬劳。”
                         “哦,那你介意到我床上去偿还吗?”

——————————————————————————
我想三天写完,花了三个月,绝望。

             

【特工组】衣物/饰品

          Tony收到过不少礼物,尤其是在认识Solo之后。
           因为各种无法反驳的理由被迫收下了不少Solo赠送的奇怪礼物,它们不仅不合身而且实在是给Tony留下来深刻的回忆,或者说教训。
         
             “ 我们第一次搭档三个月纪念礼物。”Tony发誓如果他胖成球,那么他一定能撑起Solo送的过分肥大的大衣。

                 “关于我们相识三周年的甜蜜惊喜~”被牛仔裤勒紧的Tony,最后不得不求助Solo才脱下来。

                  “来自Solo的圣诞礼物。”Tony·192·Mendez表示长于俩米长的围巾相比前俩样好多了。
  
                    “SURPRISE”  “……………………………………”

                    总所周知,Solo的衣着品味无可挑剔。可是他为Tony精心挑选的衣物似乎都不合适呢。
                     对此Solo表示:很合适啊,不仅细致的挑选有些还是为此特别定制的,比如长于2米的围巾还有戒指。不,关于戒指,一个字也不要透露。

                  Solo当Tony被裹在厚实的大衣里,用一种无奈又混杂着些微的恼怒的神情盯着你的时候,简直就像被混蛋抢走了蜂蜜但又无力反抗的可爱熊~
            再有Tony试穿那条裤子却脱不下来最终不得不求助自己的时候,皮带早被抽下,裤链也拉到了尽头,露出黑色内裤的边缘,那双长腿被布料缠的紧紧的,大腿内侧甚至被汗水渗透,显得颜色更加深厚。看到Tony弯下身子费力的拽着裤子,Solo 善意 的捻蹭着大腿内侧的布料,对自己时不时碾压过软肉的行为感到 真诚的歉意,他还对Tony的颤抖表示了关心。
那条围巾,Solo无法忘记帮忙围上,Tony还试图扭动被自己跪压住的双腿,所以说不小心挤进双腿间不是Solo的错。为了弥补身高差而将恋人按坐在沙发上,借着垂挂围巾的阻挡,Solo肆意的揉捏着Tony饱满的胸肌。而Tony对于Solo的小动作已经几近麻木。
           最后是戒指,关于Tony答应后将戒指戴上左手无名指的场景,Solo说:我可以记一辈子,还有外人禁止窥探。



————————————————————
天啊,我写的这是什么鬼(つд⊂),存了好久的脑洞,就这样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也许会扩写???我也很绝望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