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

【S/B/S】The Lucky One(Ch.31)

再次刷一遍!

Speak Softly Love:

Ch.31

       瑟希莉失神了一瞬。
       记者句句诛心,她承认有那么几秒怒火席卷了她的理智。她并不后悔向记者扣动扳机,只是愤怒让她选择了一个糟糕的时点。可瑟希莉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克拉克·肯特会是选择主动抛弃生命的类型——就在她几乎要开枪的前一秒,那记者消失在了她面前。
       半秒之后瑟希莉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的空气,
       建筑楼顶没有护栏,夏夜的温度被楼顶大风吹得七零八落。瑟希莉垂下枪口,小心地靠近楼顶边缘,向楼下望去。她很清楚这几秒足够那两个人狠狠地砸到地上,她却没有听到太大的声响——而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充斥着模糊轮廓的黑暗。楼下树林的树冠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几乎看不到地面。
       她并拢手指,触上额头,接着在手指马上要触上胸膛的时候硬生生停住。
       “没有神。”瑟希莉轻声哼着,停下了习惯性比十字的手。麻木的疲倦感像一只巨大的爪子,她要被它捏碎在手心里。轰鸣声越来越大,她能感受到背后吹来的巨大气浪,而她没有可以被吹起来的长发。
       直升机没有着陆,只是悬停在楼顶上空,软梯被迅速放了下来。
       “乔治!”她冲某个被阴影淹没的角落喝道,“把那几个蠢货拖过来,我们要撤啦!”
       本来抱头缩着的乔治抻直腰板,故作镇定地咳嗽几声。“我们可以把‘巨岩’留在这儿,他只剩半口气——”
       “留个屁。”瑟希莉冷冰冰地回应。“这么大的破绽扔在这里,莱克斯·卢瑟十分钟就能把我们绑成一串揪出来。”
       “你……”乔治在脖子边比了个含义不怎么好的手势,“真的?”
       “滚去拎楼道里那两个白痴。”瑟希莉说,“‘巨岩’留给我处理。”
       乔治咂了几下嘴,向失去门的天台通道走去,整个人又猫进了影子。瑟希莉凝视了一会儿男人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抓起晕倒在地的大块头粗壮的手腕。
       “给你换个体面点儿的地方,”她对他说,“这里的命案已经够多的了。”
       “……失败了。”乔治确认这个位置没人可以看到后停下脚步,一眼都没看倒在地上的几位同僚。他从前胸口袋里摸出个小玩意儿,抠了抠耳朵,接着神秘兮兮地对着它压低嗓门。“那女人没弄到样品,有人破坏我们的行动……不知道,头儿。一个她没说名字,还有一个我没听清。他们从楼上掉下去了,过会儿可以确认尸体……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抱歉。请务必及时通知卢瑟先生——”

       布鲁斯做了个深呼吸——那很明显,克拉克不需要超级听力也能听见。
       他们浮在空中,字面意义的。克拉克的脚尖停留在离地面半米多高的地方。
       布鲁斯伸出手,利索地摘下了记者的眼镜。这次克拉克很老实,没有任何打断他行动的打算——接着布鲁斯嗖地伸出手,近乎恶狠狠地撩起来克拉克的刘海。两个人都沉默了几秒。
       克拉克盯着布鲁斯的脸,试图揣测对方的情绪,然而他没得到多少线索。布鲁斯只是默默地把那些刘海放下来,然后再撩上去,再放下来。就在他第三次把手伸向那些乱糟糟的头发时,克拉克无奈地把头向旁边一偏。
       “布鲁斯……”他小声说,声音听上去还是有点紧张兮兮的,眼下他真的没法控制好它。
       “说出来。”布鲁斯板着脸,或者说他脸上的肌肉脱离控制自发变僵硬了。他右手狠狠攥着那副眼镜,丝毫不介意镜框已经被他捏得有一点变形。“说出来。”
       “好吧。”克拉克快速说道,仿佛加快语速就能否定句子的内容似的。“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是超人。”
       “很好,我知道了。”布鲁斯说,语调非常平静。他按住克拉克的肩膀一借力,一翻身跳到了地上。“事情还没结束,我们得给它一个好点的收场。”
       “……什么?”克拉克降落到地面,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算这群人真的弄到了门路,搞出这么大动静却没有任何警报……”布鲁斯随意地把玩着手中的眼镜,没有看克拉克。“卢瑟不会有这么大的纰漏。哦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就我的了解他应该早有准备。”克拉克无奈地说,往前蹭了一步。“不管这次袭击是不是卢瑟刻意引导,他肯定会考虑到这个状况……布鲁斯,说真的,你有权利生我的气——”
       “生你的气?完全不。”布鲁斯说道,从头顶的叶子缝隙里注视着飞过的直升机。
       “一到十。”克拉克说,他能感到背上的枪伤在缓慢愈合,但这没让他好受多少。“给你的愤怒程度打个分,拜托,布鲁斯,你的反应——”
       “我的反应?”布鲁斯向前一步,反而露出一个微笑。“你希望是怎样的,尖叫个十来秒?冲着你大吼我不接受?或者一件件清算之前的账?不,你做得很好,完全正确的选择。”
       那个微笑让克拉克不自觉地飘起来几公分,后背一阵发寒。
       “先看眼下,肯特,眼下的事。”布鲁斯声音平稳。“估计他们原定成功后用直升机撤退,如果卢瑟插手了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人来确认我们的尸体。”
       接着他向克拉克伸出手,克拉克看着那只摊开的手掌。
       “交出来。”布鲁斯抬了抬下巴。“我不知道超人会不会这么狡猾,但我认识的那个记者可是很有一套。”
       克拉克好笑地叹了口气摇摇头。他确认了下楼顶的情况,快速起飞。飞起后他习惯性地向地面看了一眼,正好瞧见布鲁斯狠狠地踹了一脚身边的树干。
       说实话,这让他放心多了。
       以及布鲁斯猜得没错,他确实做了点小手脚——另一个冷冻盒还在楼顶某处搁着呢。

       布鲁斯眼看着面前模糊的白影闪了闪,几秒后克拉克再次出现在原地,手上多出来一个完整的冷冻盒。
       “这是那个实验室里所有的存货种类。”克拉克说,依旧没有要回眼镜的意思,布鲁斯只好避免看他的脸。“每样都取了点样本,他们指定的类型我多带了点。我踩碎的是不含病毒的培养液。”
       布鲁斯没有接过来,而是卷起袖子,露出上面的通讯器。“好好拿着它。”他说。“准备还不太完备,但我们的机会只剩现在了。”
       “什么准备?”
       “卢瑟一定会知道这个地点暴露了,相信我,我知道他会做什么。”布鲁斯在通讯器上快速输入着什么,“本来我只在系统里植入了个简单病毒用于获取信息,考虑到你在这里,我们也许能做一票更大的。”说着他扫了克拉克一眼。
       很奇怪,尽管脸上没有那副略带傻气的眼镜,此刻的克拉克看起来并不太像他印象里那个超人。记者的衣服上带着大片的血迹,看上去有点狼狈,被削弱时出的汗水黏住了他前额的几缕头发。克拉克·肯特现在看上去无比接近一个凡人。
       他从未在超人的眼睛里发现太多东西。诚然,超人在瞭望塔也没有刻意掩饰过自己的情绪。但他传达出的东西永远是有力的正面感情,哪怕愤怒都十分直率——这让他看上去性格过于纯粹,易于揣测。
       现在想来那也许是向周围释放安全感的一种形式。当人们觉得可以完全猜透一个人的时候,对力量的恐惧会显著降低……
       不。打住
       布鲁斯努力抑制住自己把关于超人的记忆和面前人比对的冲动,他现在需要的是绝对的冷静——
       “我们可以把这些东西拿回去研究。”克拉克的声音里带着点困惑,“里面还有不少研究员。不管你要干什么,我有预感我不会喜欢——”
       “是的,你的工作。”布鲁斯说道,把注意力拽回前臂上的通讯器。“确认那些人有没有全跑出来。”
       “你难道——”
       “我们手里有样品。”布鲁斯说,“与其让卢瑟转移资料和病毒,我更倾向销毁它们。”
       “可是——”
       “卢瑟早就设计好了这里的自毁程序,我只是借用一下,不过他可没有什么考虑研究员安全的意思。或者你有更好的主意?”
       “……好吧,我需要做什么?”
       “透视建筑,随时通知我撤离状况。”布鲁斯极快地弯了下嘴角,敲了敲前臂上的装置。“当然,我还需要另一个外援——嘿,蝙蝠侠,就像我们刚刚说好的,先来个小警报。”
       蝙蝠洞。阿尔弗雷德无奈地摇了摇头,启动了早已备好的程序,然后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二十人已经撤离十二个……嗯,十四个,有三个人还在睡,一个人在听摇滚,两个人待在厕所……十七个!”
       “……不需要细节!”布鲁斯艰难地把咆哮咽回喉咙。
       “十九个。最后一位到楼梯口了。”克拉克耸了耸肩,声音里多了些笑意。
       “不行,距离不够。”
       “二十。”克拉克说。
       “现在!”布鲁斯冲着通讯器快速说道。

       克拉克看得很清楚,本来好好的出入口同时被落下的厚金属门死死封住。然后是一场……谈不上爆炸,整个过程很安静。病毒的主要储存点爆发出接近白色的火焰,甚至有持续的空气送入保证高温和火焰吞噬地下的一切。一个标准的销毁程序,金属门内部融化了一部分,把整个空间封闭地更加密实。如果那些研究员还在里面,克拉克不太愿意去想会发生什么。
       “情况怎么样?”布鲁斯问,把眼镜递到克拉克面前。
       “定点的助燃剂,不会有任何病毒存活。”克拉克没有去接。“我们最好现在离开,确认尸体身份不是什么要紧事,实验室被毁掉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卢瑟的人没多久就会——”说着他直接扛起布鲁斯,全然不顾对方的强烈反对。“——到场。”
       下一秒他们已经在空中。
       “十。”布鲁斯说。
       “什么?”
       “愤怒程度。”这个角度克拉克看不到布鲁斯的表情,“不过是对我自己的。”
       克拉克试图改成抱着的姿势,被对方果断拒绝,他只好继续扛着布鲁斯。这个时候他似乎应该回答点什么,可回答什么感觉都有点不妥,于是他决定先沉默几秒。
       “我似乎总在你面前受伤。”他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察觉不到也正常。说实话,我也不是靠运气瞒住了莱克斯·卢瑟,除非蝙蝠侠想要亲自查出我的身份——”
       布鲁斯用鼻子哼了一声,没再搭话。
       “现在去哪?”克拉克试图打破沉默,现在的情况比他预料得要好太多了。布鲁斯出乎意料得平静,这是个积极的信号,他甚至可以尝试一下挽回他们的关系。“需要我把你送回韦恩大宅吗?”
       “先去你应该待的酒店。”布鲁斯闷声说,对于一个头朝下的人来说,能保持平稳的声音已经很不错了。“然后我把你‘接’回韦恩大宅。钢铁之躯可不需要地球保镖来保护,待在我那边也方便你作为超人的行动。”
       “你看,现在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了。”克拉克小心地说道,“或许之前说的事情……”
       “三天,你说的。”布鲁斯冷飕飕地回答,“今天才是第一天,而我的愤怒值现在至少九点五。”
       克拉克赶紧闭上嘴巴,加快了速度。找回酒店很容易,只希望那几位保镖不要觉得他睡出了什么毛病。
       他们在酒店附近某个没有什么监控的暗巷里降落,克拉克快速脱下脏兮兮的白色制服,顺带用它擦了擦胳膊上沾着的血迹。然而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怀疑布鲁斯才是有超级速度的那一个——布鲁斯也弄下了那身不再是白色的研究服,露出了里面的暗色外套。他脱下外套比划了一下,随便搭在身上,刚好掩盖住身上的血迹和伤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瓶子,皱着眉往衣服上洒了一点,又稍微用里面的东西漱了漱口。
       克拉克刚想开口询问,他的嗅觉已经给了他答案——他被扑面的酒气薰得脸皱成一团。“你看起来很熟练。”他干巴巴地说。
       “一会儿要应付专业人士。”布鲁斯说,把最后一点倒在了腿上的伤口上。“能盖住点血腥味,醉酒了受点伤也不奇怪……你准备怎么回去?”
       “顶层房间有个天窗,”克拉克老实答道,用热视线把地上堆着的研究服烧成灰烬,而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布鲁斯明显移开了视线。“我打算趁你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时候溜回去。”
       “哦,是的,你真的会飞。那还等什么呢?”布鲁斯带着那一身伪装的酒气转身向酒店的方向走去,干脆利落。
       克拉克用脚尖踢散了泥土上为数不多的灰烬,“你还没把眼镜还给我。”他冲布鲁斯远去的背影挑了挑眉。
       三秒后,克拉克就在天窗上头守着了。这是个不错的视角,他能看到布鲁斯熟练地和前台调笑,然后一路乘着电梯离自己越来越近。布鲁斯在走廊拐角处停了会儿,调整了下随便搭在肩膀上的外套,确定血渍和伤口还被遮掩得好好的。
       令他安心的是保镖们没有去动他布置好的卧室,那段鼾声还在循环播放。和他交谈过几句的保镖依旧在沙发上坐得笔直,仿佛时间丝毫没有流逝。保镖此刻正冲手里平板上的监控画面皱起眉,摇摇头站起身向门走去——
       好机会。
       他快速钻进卧室,首先安置好了那个或许比核弹还要糟糕的冷冻盒。而在他刚把带有血渍的上衣换下来时,布鲁斯今天第二次推门走进这个房间,身上浓浓的酒气还没有散去。气氛变得真正尴尬了起来——考虑到数小时前这个房间里的情况。
       “我猜我不用写那篇劫后余生的报道了。”克拉克抓起一件干净的T恤往头上套,一边打破沉默。“布鲁斯,我不清楚你现在怎么想……至少你不需要再担心我这边对事态的影响。”
       “你在一个农场长大。”布鲁斯叙述道,一屁股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上去终于回到了现实。“还跳出来当了个曝光度不低的记者。”
       “嗯哼。”克拉克说,扯正了刚刚穿上的T恤。“这样反而更安全。你知道的,心理那一套。另外我得说,我见过至少一打人整容成‘超人’的样子到处跑。”

       “……这解释了很多东西。”布鲁斯望着天花板,不确定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现在危机解除,他不得不面对那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他不知道是否该庆幸——那个拥有危险能力的外星人实际上有一颗纯正的人心,而他阴差阳错地碰触到了它。他对超人的了解在此刻达到了一个他不曾想过的深度。
       他在空闲时曾无数次揣摩过那个外星人的想法和动机,而现在答案就在他的面前。布鲁斯却没有轻松多少——他不知道该喜悦还是遗憾。他认识的克拉克能在高谭的简陋公寓跟流浪猫睡成一团,会早起来做点味道不错的早餐,然而与此同时,那或许是这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他一直致力于和后者保持一个足够维持理性的关系,但——
       “嘿,布鲁斯。”克拉克用双手把他的脸掰向自己,布鲁斯自觉不会蠢到用脖子和氪星人的手劲去比拼。这次他不得不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而不是往常那样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它们。
       “说实话,我有点开心。”克拉克轻声说道,保持着一个盘腿的坐姿漂浮在空气里,活像那里有一座透明的沙发。“这就是我一直想告诉你的事情,相信你知道我无法说出来的原因。而你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谢谢。”
       布鲁斯保持着沉默,只是瞪着他。
       “所以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能接受。”克拉克继续说着,“我只想提前跟你说——”
       咔哒。
       布鲁斯听到门轴的轻响,始终分出些心思注意周边情况几乎成为他的本能之一。而他对面的氪星人似乎紧张于自己的发言,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现在这个房间里显然有两个大问题——克拉克没戴眼镜,克拉克飘着。
       于是他采取了能一次解决两种问题的行动。
       布鲁斯从椅子上猛然跃起,把面前正张嘴准备吐出下一个词的人猛地推在了地毯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韦恩先生,刚才楼下的监控——呃,抱歉,我应该先敲门的。”胡茬保镖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呆立几秒后没得到回应,只好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布鲁斯想要起身,却发现一条手臂牢牢地搂住了他的背。这可真糟,他想,连咬他一口都不会有用。不过这次没有眼镜碍事,克拉克的吻技没有上次那么糟了——
       “我想这不是结束的意思,是吗?”克拉克显然很明白什么时候停下来比较礼貌,他用额头抵着布鲁斯的额头。“其实我清楚蝙蝠侠一直在观察我,警戒我。我以为你知道真相之后会选择同样的路——”
       布鲁斯咳嗽了一声,站起身来,回到那把椅子附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心烦意乱。
       “但是你们不一样,”克拉克说,“我很高兴你们不一样。”
       “结论别下得太早。”布鲁斯再次在椅子上坐下,“我现在唯一好奇的问题——超人失恋后会不会有什么过激反应?”现在说到“超人”这个词他都要停下来思考半秒,好极了。
       “你希望是怎样的?”克拉克说着在床沿坐下,随着软垫塌陷脸上露出一丝熟悉的局促。“抱着两桶冰淇淋边发呆边吃,或许吧。”
       布鲁斯眯起眼睛。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太人类了。”克拉克摩挲了下嘴唇,“那就抱着两桶冰淇淋在宇宙里边发呆边吃。”
       布鲁斯伸出双手,狠狠抹了一把脸。
       “操。”他再次说道。

     【TBC】

评论

热度(74)

  1. 木珏Speak Softly Love 转载了此文字
    再次刷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