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

蝙蝠与肯特:老父亲的躁郁

之夫:

【温馨提示:未成年人请系好安全带】


【骗你们的,没车。括弧笑】


1


“我们所有人——所有人都劝过谜语人了,可是他不听!”哈莉愤怒地摊开双手,青筋在她蹭掉了化妆粉的额角根根暴起,“J先生刚好又(双叒叕)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活,现在你们要我怎么做,啊?!!”


艾薇抹了把喷到脸上的口水,继续淡定的用小矬子修指甲,烈焰红唇微微张合替好姬友应援:“是谁让谜语人跑出去招惹蝙蝠侠的?我们好不容易才从阿卡姆逃出来,这一暴露马上又该回去了。”


阿卡姆犯罪军团蹲在地上心如死灰,半截身子已经埋进黄土。


心塞。心塞到晕厥,只想抱着马桶好好哭一场。


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平时只跟小知更鸟一块儿晃悠的大蝙蝠身后会跟着一连串隐秘行动的超级英雄尾巴?说真的,超人家族不是从来不管哥谭吗?——不怕蝙蝠侠揍飞他们?


“Knock~Knock~”慵懒迷人的声线尾音宛转上扬,酒吧大门应声而开,黑蓝制服的漂亮鸟儿手肘倚着门框,蝙蝠镖套在食指上飞速旋转成圆。“最好束手就擒,【哔——】们。”他俏皮的勾起嘴角,从良心中抠出一点点善意好言相劝。


“妈耶夜翼!”哈莉少女似的尖叫着拿起恶作剧木锤,艾薇立刻唤醒种子催生藤蔓保护她,至于剩下的罪犯?去死吧!都怪他们!


在罪犯们骚动起来打算拿出看家本领往后门逃窜时,一排子弹准确无误地嵌入领头人脚边的地板,吓得他们赶紧推搡着退了回去。红头罩趴在围栏上痞性十足的朝夜翼二指敬礼,手中的M16A2—阿福魔改Ver.锃亮如新。


现任罗宾手持利刃从他身后走出,与此同时超级小子撞破一面墙停在半空冷冷地盯着他们,红罗宾开着摩托紧随其后。


箭在弦上。


哈莉钻进艾薇怀里抱紧她纤细的腰肢瑟瑟发抖,而极端环保主义者似乎也被这阵容吓到了,平日美艳的红唇一瞬煞白。


完……完了……他们还没来得及抢银行……


……


“呜!就让我成功一次嘛!”哈莉不甘心地扭着身子抱怨,被两个警察合力推进车厢。


夜翼叫住艾薇,好心提醒道:“进去后告诉他们,最近几个月……半年,都不要闹什么大事,你们不会想看到整个超人家族的——包括年长的那位,对吧?”


“呸!”艾薇啐了口唾沫,“死gay!”傲慢地扬起头颅,然后被按着扔进警车。


喂,不是吧大姐?搞得好像你跟哈莉就多清白似的。夜翼掏出小手帕擦擦脸,腰间环上一条缠绕着占有欲的强健手臂,他轻笑着踮脚扭头吻在冰凉的红头罩上,小翅膀立刻紧了紧臂弯,揽着他远离讨厌的条子。


“回家去?”


“老蝙蝠会宰了我们,而我不想揍一个内分泌失调的孕妇,孕夫?管他的,反正这会儿最好别回家。”


“那,在克拉克搞定老爹之前。”夜翼停下脚步在红头罩怀中转身,手掌缓缓摩挲着红色标志,清泉般纯净的眼神穿过头罩钉进恋人心里。“我们做点什么?”他说,唇瓣在夜晚的浓雾中愈发润泽,隐约散发着熟樱桃的香甜。


“我他妈爱死你这个表情了,混蛋迪基。”


红头罩决定花点时间把热切的表白一滴不落的喂进夜翼的嘴和屁股里。


2


雾浓之夜,哥谭仿佛蒙上面纱的黑裙熟妇,深情款款的物色下一波猎物。


布鲁斯被克拉克强行抱回家的途中,曾有一瞬着迷于脚下美丽的哥谭,剩下的时间都花在了用蝙蝠镖戳超人坚不可摧的臂膀上——这对太阳之子而言不过是挠痒痒,但足够解气。


“布鲁斯,冷静点,你不能太激动。”克拉克无可奈何地安抚道,平稳降落在韦恩庄园。


脚一沾地布鲁斯就给了他一拳,超人没躲,等恋人发了气就马上就握住他的拳头放嘴边吹了吹,眼睛湿漉漉的像涨潮的蔚蓝之海,“先别打,你会疼的。”


海水渐渐漫过心房扑灭怒火,布鲁斯像是沉入了平静的海底,哪怕一丝丝愤怒都烧不起来。


这个危险的氪星人,简直一生之敌。


“给我个解释。”蝙蝠侠冷静地抽回手转身走在前头,披风微扬轻轻扫过超人的小红靴。


克拉克紧跟上去,斟酌一番措辞,最后还是决定打直球:“你怀孕了。”


“……”布鲁斯脚步一顿,蓦然摘下头套看向克拉克,过分英俊的脸上爬满阴郁,眸底仿佛凝结了万古不化的冰霜。他少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覆盖雪毯的山腹装满熔浆,随时可能爆发出来毁天灭地。


他的语气却出奇的平淡:“几个月?”


“两——应该有三个月了,我前几天才听到他的心跳……呃,我知道你不想要孩子所以……”克拉克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像是忽然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有点语无伦次,“我,我上网提了相关问题,但是只有一个高票答案,嗯,建议我自尽?是这样,我考虑过不过还是想亲自向你道歉,然后,呃……拉奥啊我在说什么。”他开始觉得那位匿名答主是真的在替自己着想了,经验丰富前辈求问我现在自尽还来得及吗?


“成型了?”布鲁斯没理会他的胡言乱语,两个人中总得有个保持冷静。


克拉克打开透视确认一眼,“成型了。”


布鲁斯按着额头闭上眼叹了口气,缓了好半天才接受这个现实,他大概明白自己最近莫名其妙的烦躁从何而来了。


氪星男友在他肚子里埋了颗种子,或者说定时炸弹?听上去多么不可思议,长久的陪伴竟然非常不科学的催化他长出孕育生命的子宫,而他和克拉克的孩子……


一捧火撞进胸口偎着心脏,暖意在血液中流淌,有种饿极的旅人突然获赠食物的感激与满足感,还有少许惊喜?但惊大于喜,布鲁斯难以自控的想到一些麻烦事——怀孕意味着几个月无法自由活动,他不允许蝙蝠侠或布鲁斯·韦恩怀孕的消息传出去,而孩子们都很忙,总不能做完手头的事还轮班替他夜巡;他年纪大了,妊娠期肯定很危险,这个孩子不一定保得住,而且万一检查到宝宝有先天性遗传病或缺陷怎么办?还有……他真的适合做一个父亲吗?


达米安出生时,他没在塔利亚身边,怀孕、生育和教育都由她一人完成,他根本不晓得怎样去面对一个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小宝宝,之后的教育问题又该怎么处理?他是个失败的父亲,甚至不是合格的恋人,从记事到如今唯一称职工作的只有“蝙蝠侠”。


……我在想什么?布鲁斯抓住四处飘散的思绪,恍惚有些不安。在这之前,除了偶尔会呕吐外,他身上没有发生任何与宝宝有关的异象。


这孩子真的存在吗?会不会是肿瘤或别的异物,而克拉克看错了?


若有若无的不真实感纠结心头,他像只孱弱伶仃的小纸船,伴随着被倾覆吞没的恐惧随波逐流。


“布鲁斯!”克拉克的呼唤听上去焦灼而急促,所幸把陷入思维沼泽的恋人拉扯上岸——布鲁斯那张顶俊俏的脸上一直阴云密布,似乎在考虑什么极其可怕的事,几乎把他吓得心脏骤停。


“别这样,布鲁斯。”克拉克忐忑地抱紧恋人,用身体温暖他、也温暖自己,“不要想太多,你有我——你什么都可以跟我讲,哪怕你不愿意要这个孩子也没关系,我尊重你的任何选择。”


人形救难犬的拥抱及时提供了足够的安全感,布鲁斯慢慢安定下来,短促的笑了一声。


“宝宝有多大?”下巴磕在男朋友过硬的肩膀上有点难受,不过不碍事,他习惯啦。


克拉克闷在他的颈窝里,声音微微颤抖:“七公分左右,刚分化出头和四肢躯干。”


一个鲜活的小生命,有心跳,有手,有脚,未来某天会跌跌撞撞扑进他们的怀抱,用稚嫩的嗓音叫他们“父亲”。


“一个意外。”布鲁斯说,他男朋友的身体立刻僵直起来,他能清晰感受到加速跳动的心脏在氪星人胸腔引发的强烈震动。


“对不起,布鲁斯。”克拉克垮下肩膀,无力的说,“是我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害你受苦。”


“别告诉我你做好了谋杀这个孩子的准备,克拉克,否则我会把你塞进装满氪石的火箭发射到外太空。”


“?!”克拉克猛的握住布鲁斯的肩膀拉开距离,掩饰不住狂喜的凝视着他的恋人,激动得舌头直打结:“我、我没听错吗,布鲁斯?你是说,你要留下这个——我们的孩子?”


傻笑的超人让布鲁斯想起了某个油管视频中不断围着狗宝宝摇尾巴转圈圈的大狗狗,那蠢蠢的快乐都快传染给自己啦。


“没错,我们的孩子。”他郑重地点头,和每一次制定作战方案一样认真。


“哦,布鲁斯。”克拉克又抱紧了他,还不够似的,一面亲吻他的头发和耳朵,一面絮絮重复着简单却无比沉重的“我爱你”。


他必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确定恋人的真实想法之前。


笨蛋。有超级大脑的笨蛋可不多见。布鲁斯在他耳边低声回应:“我也爱你。”


这样坦率的蝙蝠侠也不多见。


3


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比我和卡珊还般配的情侣,他们太有爱了。斯蒂芬妮按捺不住兴奋的握紧拳头,浑身都因为两位父亲的可爱而萌到发抖。


从后门溜回家的达米安和提姆一上一下探出头全程目睹超人如何安抚蝙蝠侠,康纳暗自在旁边好好将招数铭记于心——一物降一物,他早晚会用上的。


“嘿,迪克和杰森哪儿去了?快把好消息通知给他们——卡珊和芭芭拉呢?”金发姑娘快活的坐在阴影中狂按手机,电子产品冰冷的蓝光映在她灿烂的笑容上显得有点诡异。她偷拍了父亲们拥抱的照片,哦,她一定要把这个设置成开机页面。


达米安和提姆也缩回身子跟她并排坐在一起,区别是小红鸟有男友的温暖怀抱。>TT<,gay。小恶魔不屑的撇了撇嘴,打开与迪克建立的私人频道——是的,小鸟们就像住在一个宿舍里却能创建无数个剔除了某些人的聊天群的女高中生,无所谓啦,他们心知肚明,而迪克大哥哥是人缘最好的那个。


通讯出现杂音,达米安皱了皱眉:“迪克,限你两秒内——”他噎住了,因为无线那头的动静听上去不太妙。


“唔……等等,啊,小翅膀……别,停下来,达米安的通……呃啊!”破碎的呻吟如浸透了蜂蜜的柠檬片般温软甜腻,听得出来迪克想努力保持理智,但他的男朋友正在撕碎这些。


“让他滚。”杰森野兽派的低吼传入耳朵,一阵杂音过后,通讯断了——最靠谱的情况是大红鸟掐碎了耳麦。


“……”达米安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羞涩和恼怒,难以言喻的炽热淤积在胸口,他口干舌燥有点喘不上气,耳畔不断回响着两位兄长充斥了欲望的喘息——Fuck!他控制不了这个!


“啊,常有的事。”提姆一脸过来人的淡然,轻而易举就猜到了恶魔崽羞愤起来的原因。“成年人的夜生活总是丰富多彩。”他没什么表情的发表感慨,没注意到康纳“刷”的一下变红的脸蛋。


再……再过两年,我们也就成年了呀……可、可以做点互相摸裤裆以外的事了……纯情小康纳,忽然兴奋。


“Holy shit!”达米安还是没忍住狠狠骂了一句,在内心诅咒这些污染未成年视听的肮脏的大人们。


“达米安少爷,您的教养是被牙刷刷进马桶了吗?”神出鬼没的老管家单手托着托盘从阴影中走出,他微微弯腰面无表情地向排排坐吃果果的鸟儿们问好,嘴角绽开一个讥诮的弧度:“恕我直言,达米安少爷,您应当尽快漱口将污言秽语冲进下水道,否则今晚的夜宵将会与您告别。”


恶魔崽闻到了葡萄曲奇的香味,他动摇了,气冲冲的跑去漱口,嘴里仍旧不服气的嘟囔什么。


“以防您忘记了——我能听懂阿拉伯语,小少爷。看来您还需要一杯肥皂水。”


“不!”达米安跺脚站住,“乔呢?去哪儿了?”


“乔少爷睡下了,劝您别去惊扰他。”


小小肯特有特别的起床气,迷迷糊糊间会捉住任何一个离他最近的人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经常被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罗宾深受其害。


Fuck!!!今晚谁都跟他过不去!达米安随便踹开一扇门冲了进去。


小奶猫连发脾气都这么可爱——在他没拿到武器的情况下。斯蒂芬妮挑起眉毛,“有我的份吗,阿福?”


老管家优雅地躬身行礼:“当然,可爱的小姐。”


4


什么是现世报?


当阿福把“每日时间规划表”放在一堆诸如《孕妇保健手册》之类的书上推到布鲁斯面前时,他自动理解了“现世报”的含义。


真是生动深刻的教育啊,阿福。


恪尽职守的老管家一本一本讲述这些书的来历:“《孕期性生活指南》,迪克少爷今早去书店买的,您和克拉克老爷应该一起看看;《准妈妈每日菜谱》,杰森少爷亲情馈赠,您可以先过目一下,之后我会仔细研究这个,以保证您的健康饮食;《意外怀孕心理健康辅导》和《警惕妊娠抑郁症》,当然,提摩西少爷和康纳少爷总是这么贴心;以及这一本,《切忌为了二胎忽略长子女》,达米安少爷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一定要让您认真阅读。乔少爷给您买了一袋小黄鸭和公主发卡,表示他不想要弟弟。”


……


布鲁斯握了握拳头又松开,像只泄气的皮球,有点沮丧,还有点烦闷。


“卡珊小姐和斯蒂芬妮小姐去采购小宝宝的衣物及必需品了,芭芭拉小姐正在为您制定孕期健身计划。”


果然只有姑娘们最贴心,他要儿子何用?那群小崽子除了一天到晚惹他生气外还干过什么好事?!


布鲁斯握着嘴不耐烦的转着眼珠子,思绪一片混乱只想发火,但他得控制自己益发暴躁的脾气——为了宝宝的健康着想,而蝙蝠侠恰好最擅长控制。


好吧,消消气。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把书推到一边,敷衍道:“我待会儿看。”蝙蝠侠不会因为身体不佳放弃工作,正义联盟和哥谭仍需要他,即便不能上前线,在幕后动动脑子还是可行的——但他还是对拒绝自己上瞭望塔的克拉克满腹怨念。怕小宝宝在太空中变异?没问题,他接受这个理由;那么蓝大个在孩子出生前都别想再爬上他的床,“为了宝宝”,哼。


“哦,那么请您先把这碗葡萄汁喝了。”阿福将小瓷碗放到他认命摊开的手上。


葡萄汁?布鲁斯端着碗盯了一会儿,这诡异的褐色汁液散发着浓重的草梗味,怎么看都像老巫婆炼药失败的产物。


他抬头满腹疑惑地望着老管家,眸中隐约闪过戒备。这该不会是新型安眠药?


阿福不卑不亢的注视他,语气平和:“原料是您栽种的葡萄,顺便一说,昨晚的曲奇小甜饼也是用这个做的。”


他什么时候栽了葡萄?


“去年小丑坠入深海不知所踪那夜,您在院子里心事重重的吃了一串紫葡萄并且没有收拾自己制造的垃圾——今年长起来了,还结了不少果。”


……哦。


布鲁斯压抑着恶心凑近闻了闻葡萄汁的味道,立刻敬而远之,放下瓷碗有些心累的说:“老实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他想吐。


“葡萄藤小火三煎而成,精华所在,益气补血,止呕安胎。”


“呕——”


5


庭有菩提子,吾敌死之年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6


蝙蝠侠手持利斧疯狂砍飞亭亭如盖的葡萄树,谁也不敢拦他,直到超人回家。

评论

热度(249)

  1. 木珏之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