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

【搬运】漫漫归途 第一章上

伯爵茶:

或者叫《十二次我暴揍了我的搭档》




Notes:


1.人物形象出自漫画(至少我希望如此),背景是N52蝙蝠侠《终局》#35到#40。前情大约是小丑药昏了正联元老们,导致蝙蝠侠不得不在故事开头开着机甲撂翻了所有队友。这场终极神经病对决使哥谭陷入混乱,蝙蝠侠和小丑同归于尽。由于我手速实在垃圾,现在他们早已经又活蹦乱跳还TM要Rebirth了,然而那又怎样┑( ̄Д  ̄)┍。


2.我拥有的话,蝙蝠侠SOLO就拍HUSH,一部拍不完,拍三部啊。








第一章. 零号地球




1—1


    布鲁斯能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哥谭’。


    随后是:‘这不是那里’。


   ‘但是我在芬里尔*上’。


   是的,他半躺在那里,卡在驾驶座上,装备着那套投入超过世界上六成国家军费支出的超级机甲。他尝试着动了动手臂,透过运行良好的摄入频道,看到铠甲冷硬的钢灰色线条在大都会地标式的绚烂夜灯中闪光。


   ‘但是克拉克把他毁了’,他茫然地回忆着,‘彻底地撕成了碎块,在他把我从里面拖出去之前,在他和戴安娜,巴里,亚瑟一起攻击我之后。在——’


   ‘哦’,他想起另一件事情来,‘我应该已经死了。’


    这个意识给了他猛烈的一击,也带回更多记忆的碎块。布鲁斯把左手从操作台上挣脱出来,碰了碰自己的面颊,又眨了眨眼睛。


    他面罩下裸露的皮肤是干燥而光滑的,视线也没有出现缺失。布鲁斯看看平静的街道,干脆调整座椅,把双手都解放出来,摘下了面罩。


操作台暗淡的平面上映照出他犹疑的面孔,英俊、疲惫而紧绷,但是他的面孔是完好的,没有被强酸腐蚀,显然也没有被锋利的卡片戳瞎眼睛。


“不能说是坏消息,对不对?”布鲁斯喃喃道,又把面罩带上。在这一番动作中,他已经了解到自己的身体状态也称得上良好——胸腹部有些隐隐作痛的旧伤,但起码不是他最后记忆中的濒死状况。“现在让我看看我们还有什么。”


他迅速检查了装甲,发现它也处于最优状态,武器库都是满的,最具威胁性的几样珍贵部件都没有被使用过。这是多重意义上的好消息,要知道,它们造价高昂,得之不易,几乎都是一次性的孤品,更重要的是,如果它们被使用了,往往意味着情况到了最糟糕的地步了。


可这是为什么?幻术?毒气?魔法?布鲁斯不是第一次从可怕的噩梦或幻觉中醒来,他对自己的神智并不抱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一个以和最好的朋友互殴开局,和最疯狂的敌人搏命结束的故事?就算是稻草人也不能把那么多残酷的细节塞进他的脑子里。


他摇摇头,把超人血红双眼的印象推到一边。不管真相是什么,他要先与家人和朋友取得联系,确认目前的情况。他操作起装甲,一边打开了联络器,拨通了应急标记为001的号码。


“超人?”他说,“你现在——”


他顿住了。联络器并没有被接通,这是个空号。


他面无表情地拨了下一个。


然而夜翼的线路也没有被接通。


一分钟后,布鲁斯确定,要么他从没有认识过自己通讯器上的所有人——考虑到其中包括阿尔弗雷德,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要么,这台芬里尔装甲上的通讯系统出现了错误,也许什么攻击让它从蝙蝠洞的服务器上脱离了。


“又或者我现在在幻觉里?”布鲁斯自问,“考虑到我现在穿着芬里尔站在卢瑟的产业旁边,我来大都会干什么?为什么我会带着这套针对性的进攻型武器来大都会?”


也许他并不想承认,但答案只有一个,而且似乎过于显眼了。在他对自己说话的这一瞬间里,静夜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那是布鲁斯所习惯的,一种体积小而超强密度的东西穿透砖石的声音,或者说,钢铁之躯撞进建筑里并且穿出来的声音。在剧烈的爆响从数十米外传来的同时,正对布鲁斯的墙壁也已经被纸片一样地击穿了。速度之快,似乎是声音传入耳中之后,烟尘和碎石才汹涌地四下飞散开来。


布鲁斯没有后退。他站在原地,穿着他杀气腾腾的,以弑神的恶兽命名的机甲,红热成像系统穿过面前厚重的烟雾,描绘出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类人形的轮廓。超人破墙而过,又炫技般地急刹住身体,悬浮在装甲面前,身体进攻性地微躬着。他的脸容阴沉地锁紧,双眼发出威胁的红光。


“让我见识见识,”这外星人冷酷地、带着点讥诮地说,和布鲁斯记忆里那个扯裂他铠甲的家伙一模一样,“你能干什么?”




“不管我能干什么,我的朋友,”布鲁斯调出了编号为01的模式,用以偏折热视线的等离子护盾覆盖了装甲的每一寸表层,他的余光瞥过静默着的通讯器,那上面无法接通的应急号码发出无机质的冷光,“看来我都不能只干一次了。”






*《终局》中蝙蝠侠为对抗正联成员设计的装甲,名字出自北欧神话里咬死神王奥丁的巨狼。






1—2


如果布鲁斯愿意承认,他可能是宇宙中在与超人搏斗这个项目上最有研究的人,甚至超过莱克斯·卢瑟。虽然卢瑟在这门课程上下了令任何勤奋之人汗颜的苦工,但布鲁斯有更多的优势:他的资料收集更全面而准确。而且,如果他想知道超人对这些设备的耐受力,他只需去问问就可以了。


看吧,克拉克,这就是为什么不该和蝙蝠侠这种人做朋友,或者至少避免和他聊天。他无动于衷地承受了直击胸口的激光攻击和冰冻呼吸,操作装甲做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让过迎面而来的飞人,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记重拳。装甲腕部上开启了低档的红太阳射线,所以超人确实会感到正常人受到当胸一击时的疼痛。但这外星人视若无睹,一个翻转抱住了装甲的手臂,试图把它掰下来。于是布鲁斯调高了一档射线,一记激光炮把他打飞了出去。他在暗示超人自己不是等闲之辈,而外星人果然犹豫了,飞出一定距离观察他。布鲁斯刚要开口做些无望的呼唤,两道激光射线径直冲着装甲白色的眼部扎来。


收回前言,这都是超人自己的错,谁让他动不动敌友不分。布鲁斯气愤地抬高“手臂”挡住“眼睛”,这外星人的判断没错,由于透明度的需要,机甲的眼部只是高度强化的纳米玻璃,并没有反弹作用。热视线在铠甲表面一触既回,但布鲁斯的视线也一时陷入昏暗,他心中暗叫一声“糟糕”,超人已经闪电般冲到他身后,把这台重达十余吨的装甲整个掀飞了出去。


提醒我下次不要只在头部安装摄像头。布鲁斯咬牙憋回一句咒骂,装甲的质地绝对坚固,但他被剧烈的颠簸震得做不出任何操作。他横穿两堵砖墙卡在卢瑟工地的残骸中,而超人毫不心疼地把两台张牙舞爪的挖掘机向他砸来。布鲁斯在毫厘之间成功翻身躲过了第一辆的撞击,反手对第二辆投射了一记火炮。油箱被炸开了,巨响和焰火延续了数秒。这时布鲁斯开启了蝙蝠装的隐身功能,轻巧地跳出驾驶舱,从断墙的侧面溜了出去。


他并不是想要逃跑,显然,他还有好多压轴武器没用呢。但任何人类都不应该在一天之内承受两次与超人的对决,就算是蝙蝠侠。他该做个战略性撤退,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操你的,克拉克!”当看到超人得意洋洋地从天上直接降到他眼前时,布鲁斯终于把忍了一天的脏话吐了出来,“我找你测试时你说你看不到这个光波频率*!你居然在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上骗我?”


他脑子里给自己回以了一打冷冰冰的嘲讽,从“你不相信他但你居然相信他给的数据”到“卢瑟至少不用承受这种戏剧性转折”。他的头盔左侧有个囊袋可以喷射氪石溶胶,但是近距离肉搏时才能用。他的袖口滑出了红太阳充能枪的枪口。这东西的效果遭到过军方的实地验证,里面的子弹确实能击穿超人的身体。可这是致命类的武器,不到最后关头布鲁斯不愿意使用它。


他深吸一口气,正在脑子里测算与超人近身要躲过几次热视线。对方突然降了下来,落到了离地面几寸的距离。他通常都是在这个角度和正义联盟的队友们说话的。


“怎么?”他说,语气有点困惑,“你认得我?”


布鲁斯盯着他,外星人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而且,如果不考虑他之前砸过来的各种东西,还挺礼貌的。


“你不认得我?”布鲁斯问,一时都忘了维持蝙蝠侠的声音,“这是什么新的法术?失忆?混淆?你遇到了什么颜色的石头吗?”


“嘿,”超人无辜地说,“你在我的战场出现,穿着个机器外壳,还带着含铅的头套,用伪装的声音说话,如果你是熟人,我凭什么认出你?”


一阵尴尬的沉默。


“所以你确实不认识我。”布鲁斯说,“你怎么——”


一阵夹杂着金色光点的鲜红旋风席卷而过,正中外星人的胸口,一下把他冲击到了数十米开外。超人陷进了刚刚布鲁斯被打进去的钢铁废墟中,挖掘机变形的金属长颈扭曲着套住了他的上半身。随即半打巨大的发光的绿色卡车接二连三从他头顶上砸了下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


“嘿!蝙蝠!蝙蝠!”一个穿绿色荧光制服的家伙喊道,他飞在蝙蝠侠头顶上,却完全没看到他,变出一架望远镜四处张望着,“你被打到哪儿了?我把援兵喊来了!”


这个场景……和这个情节……


“我在这儿。”布鲁斯出声说,把隐形功能关闭了,“别和我废话了,去拉住闪电侠,让他别把他激怒了……如果现在还没有的话。”


“所以你的特殊能力是隐身喽,你居然不肯告诉我!”哈尔·乔丹说,飞到他身边,“不要对闪电这么没信心,他比谁都快!”


“我知道,”布鲁斯说,“但是我刚刚发现超人没有恶意,我们最好还是别打了。有别的事情要做。”


“是吗?”绿灯兴致勃勃地问,“你明白那些机器人是怎么回事了?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个外星人的入侵计划。”布鲁斯阴沉地说,“我知道,因为我之前经历过一次了。”


________


*《超人:挣脱束缚》




1—3




有足够多的理由证明对每一次战斗做出回顾、勘误和总结是非常有意义的——其中显然也包括“也许你会遇到一场时空旅行然后用最优方式拯救你的队伍”——如果你能像蝙蝠侠一样把它们都记住的话。布鲁斯决定等他回去以后把这个典型案例添加到联盟新成员的训练手册里。


当然啦,如果他回得去,或者在这里联盟能建立得起来的话。


也许是他过于驾轻就熟的缘故,地球面临的第一次外星入侵很轻松地就结束了。布鲁斯知道所有外星机器人的弱点,知道超人会因为什么错误决策被达克塞德打飞,知道被掠走的人质都关在了什么地方,他还知道钢骨要输出多少功率才能关上时空通道把敌人们赶回去。总之,联盟的战友之间似乎并没有建立起什么生死与共的默契,而普通人类们也只是注意到了这些彩色的飞人们穿梭的身影,并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四个小时后,超人和神奇女侠一起把黑暗君主推进了时空通道,钢骨和绿灯侠一起关上了门,海王召唤水生动物把落难者送回了岸边,闪电侠甚至堵上了被热视线砸烂的污水管道。


然后这群超级英雄一齐盯着布鲁斯看,似乎是问他接下来还有没有什么神奇指示了。


“我想已经结束了。”布鲁斯在他的装甲里干巴巴地说,“大家解散……呃,我要回去了。”


他在战斗中途就意识到他做了件错事,但是如果要在给队伍磨合的机会与拯救价值千亿的生命财产中选择一个,显然是后者更为重要。附加影响是,他在初次见面时表现出的对战友的了解程度恐怕带来了许多负面效果。当他沿着大都会湿漉漉的街道往前走的时候,装甲敏锐的收音系统清楚地传达了这些陌生的“老朋友”的窃窃私语声。


“哈尔,你告诉他我的名字了?”


“我甚至没告诉他我的名字!”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能力限度!”


“他是军方的吗?他那种下命令的方式?”


“他们当然在一直观察我们!”


“我可以去问……”


……


“嗨。”有人在他耳边说。


布鲁斯抬起眼睛,他看到超人悬浮在装甲前面,敲了敲他的肩部铠甲。


布鲁斯犹豫了一下,把头部盔甲升了起来。


“什么事?”他问。


“你要用这东西走回哥谭吗?”克拉克说,用的是那种应付陌生人的友善表情,做了个托举的手势,“我可以送你一程。”


布鲁斯挑了挑眉毛。他确实没有想好怎么重新认识这群熟悉的新战友,但这并不代表蝙蝠侠就要削减他的任何尊严了。


“不。”他说,把头罩又降了下去。


“按你的速度,”超人说,“你得走到后天晚上。”


布鲁斯一言不发,他操作了几个程序,芬里尔双腿下的推动器发动起来,一阵低低的轰鸣声之后,装甲腾空而起,向前飞了出去。


“哦,好吧,”超人耸耸肩,“你也会飞。”


但是他没有飞走,而是跟了上来,继续敲他的肩甲。


“你自己会飞吗?我是说,脱了装甲以后?你看起来没有什么超能力。”


“你听到绿灯他们的话了吗?你研究过我们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你在监视我吗?这可不太友好。”


……


“外星人。”他们飞到哥谭附近时,布鲁斯终于说,“我不知道你是个话痨。”


“我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超人说,布鲁斯哼了一声,“你看起来很了解我,我可不太放心。”


“所以你要跟着我,看我回到哪里去吗?”布鲁斯有趣地问,“小提示,蝙蝠住在洞穴里,你可能会失望的。”


“那一定是野生的蝙蝠。”超人说,“如果你有一套这么豪华的机器,至少要有个地方维护它吧?你不可能开着它走进一个停车场?”


布鲁斯把头罩又升了起来。


“怎么样?”超人说,对他笑了,“你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身份,我也该看看你的秘密基地吧?”


“看来我是甩不掉你了?”布鲁斯问他。


“在我得到答案前不行。”超人告诉他,“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我跟不上的东西,也许闪电——哪天我找他正经地比一比。”


哥谭的中心岛近在眼前,幽暗的钢铁森林中镶着闪烁的灯光,布鲁斯悬浮在了大桥的侧边上,慢慢徘徊着。


“你可以问不包括秘密身份的三个问题。”他说。


“为什么还有限制?”超人问。


“因为我还可以选择把你揍晕过去。”布鲁斯冷冷地说。


“你不能。”


“我可以。”


外星人审视着他,布鲁斯隔着面罩也能感受到那锋利的探测的视线。


“五个。”克拉克说。


“我不知道这还要讨价还价。”布鲁斯说。


“因为你还拒绝了一个问题。”


“那你要先回答我两个问题。”布鲁斯说。


“成交。”超人说,“你刚才是笑了吗?”


布鲁斯摇摇头。他再次打开了隐身功能,然后斟酌地调整了一下光波频率。


“第一个问题,”他说,“用你的透视能力,你现在还能发现我吗?”


超人瞪着他。


“可以啊。”他说。


布鲁斯反方向做了调整。


“现在?”他问。


“你没有头。”超人观察了一会儿,不情愿地告诉他。


布鲁斯点点头,把频率记录下来,又调回了原来的模式。


“问吧。”


他们飘在黑暗长河的上空,布鲁斯降低到水面上几米,看着岸边荒芜的工厂,过了一会儿,超人才跟过来,问道。


“你对我知道多少?”


“我从你穿着牛仔裤和批发T恤拦住卡车的时候就开始观察你了,小镇男孩。”布鲁斯回答,“你可以自己推测。”


“听起来很糟。”对方回答,“那时候我留下了好多衣不蔽体的照片。”


“精神可嘉。”布鲁斯说。


“你是针对我研究这套武器的吗?”外星人继续问,“我注意到它能偏转热视线,中和冰冻呼吸,还有红太阳射线。”


“不是。”布鲁斯说。


超人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你知道,”他说,“我没有和你约定‘一定要说真话’,因为你看起来不像会撒谎的家伙。”


“你错了。”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说,“但我没有撒谎,这套装甲不是针对你设计的。”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外星人盯着他看,布鲁斯冷静地巍然不动。终于,外星人点点头。“我明白了,”他说,“你是针对许多人设计的。”


布鲁斯动了动,但是没有反驳。超人接着问道:“如果你不信任我们,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作战?”


“我不知道‘你们’已经变成了‘我们’。”布鲁斯说。


“因为你显然希望被排除在外。”超人回答,“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是‘你们’没有把我当做盟友。”布鲁斯忍不住说,他马上停下来以保持冷静。战斗时的激情退去之后,扭曲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他知道那些都是小丑的伎俩,他们被精神控制了,但他恐怕永远不会忘记戴安娜手持神剑俯视着他,告诉他‘联盟终于无法忍受你了’时的神态。她身上燃满愤恨的怒火,美得惊人。


“没有人这么做。”超人困惑地说,“我想他们只是有些吓坏了。你对他们,你对我们这么了解,而我们对你一无所知。这一点都不利于信任,对吧?这只是正常反应。”


布鲁斯不知从何说起,甚至到了他“死”的时候,他也没有和超人讨论过这个话题。


“你可以这样理解,超人。”他说,“这是我本人的性格所致。我不信任任何人,但是如果要拯救世界,我终究要和别人合作。我带着预防措施站在你们身边。这不代表我想随时伤害你们,只是如果有万一,我不希望自己束手无策。”


对于布鲁斯来说,这已经足够坦诚了。但超人似乎很不满意。


“你说的好像我是个戴罪立功的假释犯,随时要被打回监狱。”他说,显然把布鲁斯的答复私人化了,“你自立为法官吗?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想?”


你是说类似中了小丑的毒之后把我从两百米高空扔下来吗?布鲁斯讽刺地想,显然,和这个时期的超人讨论这些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只是说:“不。但力量会导致堕落,越是强大的力量越可能如此。”


“你和卢瑟一定是好朋友吧?”超人讽刺他道。


“我讨厌他,但不觉得他是最坏的类型。”布鲁斯回答,“你已经超出一个问题了。”


“什么?”克拉克说,“等等,刚才那些只是反问句!”


“你是个搞新闻的,”布鲁斯说,“你该更敏感些。”他转身向更近的河岸飞去,而超人紧跟着他,“如果是你不遵守承诺,”他喊道,“我还是会跟着你的!”


“试试吧。”布鲁斯回答,调出修改后的隐身模式,同时按下了待机已久的红色按键,巨大沉重的装甲突然解体成数十块金属一齐砸进水面,激起数米高的浪花。布鲁斯碰了一下水底就看到了一条熟悉的废弃污水管道,他迅速钻了进去,一路往上爬到出口处的废弃工地里。他回过头时,超人仍然飘在水面上,恼火地在那些下沉的装甲碎片中搜寻着。




布鲁斯不由笑了笑,他摘下头套和披风,在地上捡了一件破烂的外套裹在身上,走向他所熟悉的,哥谭淫靡而混乱的窄巷中去了。




1—4


“您又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阿尔弗雷德在洞口对他说,“而且您把车子丢到哪儿去啦?”


布鲁斯站在那儿看着他,那些由于变化得太快的形势而无暇关注的焦虑感重新涌上心头——迪克怎么样了?达米安能不能接受这件事?杰森呢?最重要的是,布鲁斯·韦恩死了,谁去对阿尔弗雷德说这件事呢?


“我……”他说,突然之间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决定隐瞒这件事情——如果连对阿尔弗雷德都要撒谎,他还能干成什么事呢?


“我遇到一些奇怪的事。”他还没有换下衣服就开始说,以把那种走上去拥抱对方的感情压制下来,这真是奇怪的感觉,似乎这没头没尾的时间之旅让他的感情也变得更稚嫩起来。“阿福,我好像取代了过去的自己。”


管家表情平静地听他讲完了整个故事,给他送上夜宵,还指出了他叙述中的一些漏洞。“如果您已经在好几年前就认识了今天遇到的这些朋友,”他说,“为什么不表现得友好点呢?典型的例子,您为什么要戏弄超人先生,让他在哥谭河上晃悠呢?”


“我没有戏弄他,我只是在掌握主动权。”布鲁斯反驳道,一边打开电脑资料库,加密方式和他记忆里这个时期的并没有区别,“我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是回到了过去,还是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呢?也许在这里,所有人身上都发生了变化。我可没有时间做调查,也许这里的超人变成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值得更谨慎对待的角色——我是说,也许吧。”


“就一位热心时事的老人家每天在电视新闻里的观察,他并没有。”管家说,“不过如果您坚持要用无礼的方式考验已经十分稀缺的朋友,随您高兴。”


布鲁斯假装没听见,而老先生叹了口气。


“我读过那位亚马逊女士的报道,”他说,“早知道您认识她,我会很欣慰的——她看上去很漂亮,而且比赛琳娜小姐更像个正面人物。”


“她是超人的女朋友。”布鲁斯告知他。


“我并没有暗示什么,少爷,”管家挑起眉毛对他说,“但是既然你并不把未来的友谊当回事,为什么又要在意未来的亲密关系呢?”


布鲁斯被一口红茶呛在原地。蝙蝠侠的管家在建议他撬超人的墙角。听起来真是充满哥谭的暗黑荒诞风格。


“相信我很把友谊当回事,所以不要让克拉克知道这个故事。”他喃喃地说,“如果之后你还会记得的话——哦。”


“怎么啦,先生?”管家问。


“时间线的问题让我很困惑。”蝙蝠侠向他抱怨道,“我本来想这里会不会有另一个布鲁斯·韦恩,但是我找了整个哥谭,并没有那样的东西。他到哪里去了呢?还是他并不存在,我只是带着我的机器回到了一个特定的时候?可这件事情的触发点是什么?是魔法师的诅咒?酒神溶液*的副作用?五维空间的恶作剧?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您看上去正是我养大的那一个韦恩,只是比他有更多的烦恼,”管家告诉他,“如果您真是回到了过去,也许‘他’到未来去了。”


“……哦,”布鲁斯说,“也许吧。”


他做出那一下停顿时就知道自己搞砸了,老管家犀利地盯着他看。布鲁斯把杯子放回到托盘上。“我今晚有很多工作要做,”他说,“你去休息吧。”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把桌面上的杯盏收拾起来。他一言不发,倒使得布鲁斯坐立不安。


“我没事。”他对着管家离去的背影喊道,“我活得好好的。”


“希望如此,”管家回答,“布鲁斯少爷。”




1—5


“这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哈尔说,出现在他身边,“即使是对一只蝙蝠来说,你怎么还在城里晃荡?”


“这个问题该问你,”布鲁斯说,“你怎么还在我的城里晃荡?”


“哥谭城里写着你的名字了吗?”绿灯侠问,跟着他从韦恩大厦边上掠过,“凭什么它是你的?”


“因为她召唤我,而不是你。”布鲁斯告诉他,示意他抬头看城市上空的阴云里的蝙蝠灯巨大的投影。


“如果我告诉他们召唤我有用——”哈尔说。


“也不会有人愿意在屋顶上点起一只巨大的绿色荧光灯。”布鲁斯说,头也不回地跳向下一个屋檐了。


他没有去响应蝙蝠灯,而是停在哥谭警局对面的一座建筑上,翻上斜对着警局天台的消防通道,找到一个位置蹲踞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戈登低着头抽烟的背影。


“你在干什么?”绿灯问。


“看在随便什么的份上,”布鲁斯嘶声问他,“你能不发光吗?”


绿灯沉默了一下,真的降落下来,摘下了戒指,让一个哈尔·乔丹穿着套头衫和牛仔裤坐在蝙蝠侠脚边的窗台上。


布鲁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反正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对吧?”这宇宙警察没心没肺地说,“我也不担心你会把我推下去。”


“可我担心你暴露我的踪迹。”布鲁斯说。


“真难想象啊,”绿灯说,“毕竟你是那个掌握所有人把柄的人。”


布鲁斯无声地叹了口气。


“好吧,我个人不觉得你会来要挟谁。”哈尔说,“但你这么了解我们,是不是也该展示点什么,让我们知道你不会为了新闻稿酬把我们卖出去?”


“‘我们’都有谁?”布鲁斯问。


“呃,我,闪电,海王,钢骨,神奇女侠,超人?”


“很高兴看到你们有个小集会。”


“如果不是你,也许它不会出现。”哈尔说,“担忧促成了凝聚力。”


“看来我承担了反派角色。”


“别这么倔,蝙蝠侠。下一次,来找你的就是戴安娜了,你知道她有条神奇的绳子吧?”


布鲁斯从喉咙里滚出一点笑声。


“我还被她用那绳子抽过。”


“这不好笑,蝙蝠。”哈尔说,布鲁斯熟悉他那个恼火的表情,表示他真的严肃起来,他提高了声音,“你应该解释——”


“谁在哪儿?!”有人喊道,一道强光猛地冲他们扫来,布鲁斯反射地掀起披风挡住他们俩,下一秒,绿灯侠拉着他窜上了天空。


“放手让我下去。”布鲁斯咬牙说,努力维持着尊严,但当他落到戈登面前的时候,对方的表情证明他失败了。


“又一位外星朋友,啊哈?”警长问,眉毛挑得老高,“我应该知道为什么你看到灯亮了,却和你的新朋友躲在旁边看可怜的老戈登傻等吗?”


“我有我的理由。”布鲁斯粗暴地说,“‘又’是什么意思?”


“显然有不止一个人看到昨天凌晨超人在哥谭河边徘徊。”警长说,“他捞起一些金属配件,还带了几块走,我的线人说他看到上面有蝙蝠标记。我猜要么你们打了一架,要么他在帮你收拾残局——”


“我们打了一架。”布鲁斯说。


“超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哈尔落到他身边说,“他说你临阵脱逃了。”


“闭嘴。”布鲁斯说。


“看来你确实很忙,蝙蝠侠。”绿灯侠说,“不过我已经传达了警告了,如果你不出来和我们好好谈一谈,下一个来的就是神奇女侠和她的真实之索了。”


“祝你好运。”他在眼罩下冲蝙蝠侠挤挤眼睛,化成一团亮绿色的荧光飞走了。


“哇哦,”戈登说,“看来你惹恼了一大帮人。”


“我会让会面不涉及我们的城市。”布鲁斯承诺他。


“你是要让他们离这里远一点吗?”戈登问,“因为,其实我觉得绿灯侠也挺酷的。”


布鲁斯看着他。


“我当然在开玩笑!”警长举起了双手,“在天台开个蝙蝠灯已经够呛了,想象一个绿色荧光的!”








*《终局》中起复活作用的神奇药水,小丑借此得到不死之身,决战时布鲁斯为阻止小丑复活毁去溶液,放弃求生机会。




1—6




“您是起得太早了,”阿尔弗雷德说,“还是昨晚没有睡?”


“我有很多东西要看,”布鲁斯说,“在和他们再次见面前,我要确认这个世界是不是和我记忆里的一样。”


“我明白了。”管家点点头,“所以您把三年来的星球日报都读了一遍,因为另一个世界的超人可能会犯更多的拼写错误,暗示着他可能成为地球安全的潜在隐患。”


“这不好笑,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干巴巴地说,把盘子从管家手里接过来,“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您当然有您的理由喽,”管家说,“不过恕我直言,您似乎有些一叶障目。至少,就我这个老人家看来,乐曲里已经出现一个很明显的杂音了。”


“什么?”蝙蝠侠放下面包片问。


“您。”管家说,“我不知道别的事情有什么‘改变’,但一个知道未来的蝙蝠侠难道不足以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变数吗?”




————




布鲁斯就着暮色降落在星球日报的楼顶,他站在那个巨大的金属球边等了大概三分钟,然后在球面的反光里发现了超人红披风的影子。


“你在找我?”超人在他身后问。


“你们让绿灯给我传话,威胁我出来展示诚意,”布鲁斯说,转过来面对他,“却没有给我一个联系方式。”


“看起来也没对你造成困扰嘛。”超人说,“现在你想聊聊了?”


布鲁斯沉默了一下。


“必须的话。”他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之间还有些小问题。”


“你是说你耍了我然后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了。”


“我是说你搬走了我盔甲的中枢控制器。”


超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还当你不在乎呢。”他愉快地说,像一个作弊成功的大男孩一样从高处降下来,落到了布鲁斯身边,“我本想等在那儿直到你偷偷溜回来取的——你知道,我用不着睡觉。但是我想你自己来找我会更好玩。”


“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落在别人手里。”布鲁斯说。


“别装了。”超人说,“我和卢瑟的机器人打了那么多交道,我一眼就可以看出它的价位。除非你是布鲁斯·韦恩,否则肯定要回来试着挽救一下。”


布鲁斯没吭声,因为超人完全不知道这机器到底贵在哪儿。


“顺便一说,”超人告诉他,“刚才我已经把你的心跳频率记下来了,除非你从不脱下面罩,以后我一眨眼就能找到你。”


“输了一次让你真的很介意,是不是?”布鲁斯问。


“我没有输,”对方反驳道,“只是没料到你这么不坦诚。”


布鲁斯摇摇头。


“好吧,”他说,示意超人跟着他走进更深的阴影里,然后伸手抓住自己的头罩向后扯去,“既然我应该坦诚点儿。”


有那么一会儿,克拉克瞪着他,他突然一闪而过,然后拿着一份《财富》杂志回到原地。


“你是布鲁斯·韦恩。”他举着封面确认道。


“是的,‘我见过很多机器先生’,”布鲁斯回答他,“所以记着我才不是被那两块金属劫持了才来的。”


他抚平翘起的头发,把面罩又戴了回去,超人思量地看着他。


“这解释了很多事情,”他转而用记者的口气说,“不过也留下很多疑问。韦恩先生,你可是个绝赞的新闻素材。”


“别叫我的名字,肯特先生。”布鲁斯回答。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们的解释?”超人问,语气仍带着初出茅庐的舆论斗士的那种尖锐,但是明显缓和了。他把那份杂志放在天台栏杆上,彩色油纸上韦恩微笑着伸手拥抱夜色中的城市,“你是个有权有势,而且对犯罪问题十分敏感的富家子。所以你能接触到许多绝密消息,还有足够的资源去实施它们——听起来很熟悉,你真的没和卢瑟约过会吗?”


“不,他觉得我是个蠢货。”布鲁斯说。


“哦,这感觉一定很棒。”克拉克深思地说,“愚弄世人,其实你是另外一个样子。”


“一个交不起房租的超人这么说我。”


“你真的需要知道这一部分吗?”


“我还知道你的房东太太早就发现了你的秘密,但是为了让你安心没有说。”布鲁斯说,“而且她是个隐藏的高维空间的女巫,当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可以去问问她的意见*。”


“你在开玩笑。”


“你说呢。”


“你在开玩笑。这违反你的人物设定没有?”


布鲁斯耸耸肩。


“你们想知道我的身份,我说了。你们想知道我是怎么了解这么多的,上一个答案已经足够解释。”他说,“现在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我想你表达了诚意,蝙蝠侠。”超人说,“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展示出友好的态度,也许你需要和我们一起见一面。”


“蝙蝠侠不友好。”布鲁斯说。


“这是问题所在,”超人告诉他,“也许你该尝试一下。”


“明天的同一时间地点。”布鲁斯说,“你可以通知他们。”


超人思量地看着他,这神情布鲁斯很是熟悉,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而——虽然他不愿承认——超人往往是对的。


“我不想这么说,但是你太容易攻克了,你甚至说笑话。”他问,“什么让你一夜之间改变了态度?”


“也许是因为你们声称要轮流来骚扰我。”布鲁斯说。


“显然不是。”他新认识的老朋友回答,超人走近一步,似乎要端详他面具下的神情,“有什么顾虑让你来自我坦白,让你来和我聊天,而那和我们的要求并没有关系。”


布鲁斯尽量不后退。


“你认为我的坦率很奇怪,而你在一分钟前指责我不友好。我不知道外星人这么难伺候。”他说,“留着一些你记者的想象力到写作上,肯特。我们结束谈话了。”


他转身掷出一只钩爪,克拉克一把拽住他的手臂,这一下力道很大,布鲁斯忍不住嘶声吸气,回头怒视他。


“抱歉。”超人毫无愧意地说,蓝眼睛亮闪闪的,抓着他不放,“不过我差点忘了另一个问题。上次我就想问你来着: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为什么你表现得像是认识我?”


“你和我手下研发项目的程序员重名了,那不是在叫你。”布鲁斯说,“可以松手了吗?”


“你知道我会回去查证吧,韦恩。”超人怀疑说,但他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别叫我名字。”布鲁斯说,也后退了一步,他尽量迅速地收起钩爪,直接从天台边缘跳了下去。重力与城市高楼间的狂风让他在一秒钟内滑出数十英尺,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让身体适应那失重的感觉,然后才打开滑翔翼调整方向。


直到他消失在大都会建筑的阴影里,他似乎仍感觉到超人尖锐探寻的目光盯在他被铠甲严密包裹的后背上。








*《超人·动作漫画》【所以布鲁斯并没有开玩笑= =】

评论

热度(313)

  1. 木珏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