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

【特工组】家与钥匙

         Solo 倚着门框,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熟悉的几近难忘,整洁的近乎陌生。几个月前,自己闯入时被堆在墙角的外卖盒子消失了,茶几上也没有躺倒的啤酒罐,烟灰缸上甚至落了一层薄灰。书架上干涩报纸的气味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掩盖了记忆中淡淡的烟草气息。
      
        他终于走进客厅,径直走向窗口。大部分阳光被米色布帘挡在玻璃外,映衬得屋内模糊且温暖。丝缕光线投入眼中,毫不刺眼。Solo不自觉的想起那人是如何注视着自己的,隐藏着担忧的平静眼眸就像一碗翻滚着小小气泡不曾冷却的枫糖。
       
         轻滑的布料缠绕在指间,被大力拽向左侧。抖落的灰尘在迸射的阳光中无处可藏。“搬走一段时间了。”Solo转过身双手支撑在窄小的边沿,疼痛尖叫着从骨缝逃离,他竭力保持着站姿。地板上再也没有会绊倒他的包装袋了,因为那个蜷缩在沙发上,笨拙的将要滚下来的男人离开了。

        “只是喝醉了。”Solo想起他是如何无力狡辩又是如何放任自己这个入室劫犯肆意翻动屋内物品。他允许自己长久的沉浸在回忆里。

       门外车里的人怒气冲冲的拍开车门,然后Gaby一脚把门踢开,还因为这个牵扯到伤口而露出狰狞的表情。“真怀疑你是不是被炸傻了!爱情的魔力治愈好你的骨折吗?”她瞄了瞄四周,利落的瘫倒在沙发上,无暇顾及衣服上到底滚上了多少尘土。她现在只想睡上一觉,虽然这个愿望可能要在她把Solo拖走后才能实现。

        木门的撞击声把他从回忆中带了出来,“他毫不在意。”Solo坐到了旁边一张小沙发上,不算小声的喃喃自语。
       
        “什么?”瘫倒的人干巴巴的回应,好让对话继续进行。“我之前剪断了电话线,他没有修……”
Gaby翻了个白眼,“都搬走了还修什么?”放松下来的身体隐隐作痛,她一点也不想动。而Solo不知道从哪摸出把钥匙,反复抚摸着它,希望让这金属制品温暖些。“他送了我钥匙却又搬走了,我该去哪找他?”

         “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吗?可怜的……寡夫。”Gaby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无论是不是真的,起码你不能一瘸一拐者找他!”

            “……走吧。”几次被抛向空中的钥匙都稳稳落在手掌中,Solo着魔般抚摸过钥匙的每一处,试图使它渡上自己的体温,持续的温度。

            “哦!”Gaby又翻了个白眼,把自己从沙发上撕下来。“说真的,钥匙真的不是什么皮夹或大衣前兜里顺过来的吗?”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