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

【特工组】家里的钥匙

         Solo 倚着门框,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熟悉的几近难忘,整洁的近乎陌生。几个月前,自己闯入时被堆在墙角的外卖盒子消失了,茶几上也没有躺倒的啤酒罐,烟灰缸上甚至落了一层薄灰。书架上干涩报纸的气味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掩盖了记忆中淡淡的烟草气息。
      
        他终于走进客厅,径直走向窗口。大部分阳光被米色布帘挡在玻璃外,映衬得屋内模糊且温暖。丝缕光线投入眼中,毫不刺眼。Solo不自觉的想起那人是如何注视着自己的,隐藏着担忧的平静眼眸就像一碗翻滚着小小气泡不曾冷却的枫糖。
       
         轻滑的布料缠绕在指间,被大力拽向左侧。抖落的灰尘在迸射的阳光中无处可藏。“搬走一段时间了。”Solo转过身双手支撑在窄小的边沿,疼痛尖叫着从骨缝逃离,他竭力保持着站姿。地板上再也没有会绊倒他的包装袋了,因为那个蜷缩在沙发上,笨拙的将要滚下来的男人离开了。

        “只是喝醉了。”Solo想起他是如何无力狡辩又是如何放任自己这个入室劫犯肆意翻动屋内物品。他允许自己长久的沉浸在回忆里。

       门外车里的人怒气冲冲的拍开车门,然后Gaby一脚把门踢开,还因为这个牵扯到伤口而露出狰狞的表情。“真怀疑你是不是被炸傻了!爱情的魔力治愈好你的骨折吗?”她瞄了瞄四周,利落的瘫倒在沙发上,无暇顾及衣服上到底滚上了多少尘土。她现在只想睡上一觉,虽然这个愿望可能要在她把Solo拖走后才能实现。

        木门的撞击声把他从回忆中带了出来,“他毫不在意。”Solo坐到了旁边一张小沙发上,不算小声的喃喃自语。
       
        “什么?”瘫倒的人干巴巴的回应,好让对话继续进行。“我之前剪断了电话线,他没有修……”
Gaby翻了个白眼,“都搬走了还修什么?”放松下来的身体隐隐作痛,她一点也不想动。而Solo不知道从哪摸出把钥匙,反复抚摸着它,希望让这金属制品温暖些。“他送了我钥匙却又搬走了,我该去哪找他?”

         “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吗?可怜的……寡夫。”Gaby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无论是不是真的,起码你不能一瘸一拐者找他!”

            “……走吧。”几次被抛向空中的钥匙都稳稳落在手掌中,Solo着魔般抚摸过钥匙的每一处,试图使它渡上自己的体温,持续的温度。

            “哦!”Gaby又翻了个白眼,把自己从沙发上撕下来。“说真的,钥匙真的不是什么皮夹或大衣前兜里顺过来的吗?”

                        “他说,他是Tony,Tony Mendez。”答非所问,听到回答,Gaby不由得叹了口气。
          Solo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收进口袋,径直走向门外。Gaby站起来随他之后离开。
          习惯性的关上门,Gaby却没有听到门锁咬和的咔嗒声,视线移到门把,那里还遗留着暴力破开的痕迹。 
          坐到驾驶位上,  “没想到你也会有栽进去的时候。”她看着Solo倒映在玻璃上的影像,低低的吐出这句话。Solo没什么反应,就只是闭目养神,等待着引擎的发动。
              “何止是栽进去……”Solo心底默念,任务完成后,他忍着伤痛迫不及待的回到Tony Mendez 的住处。当他满怀期待的拿出钥匙,想象着重别后的惊喜与激情,然而却发现根本打不开的时候,那一瞬间,如坠冰窖。他怀疑地址错误,怀疑钥匙损坏,怀疑自己,直到开始怀疑Tony Mendez是不是真实存在。最后,他强行打开了屋子,妄图否定自己的猜疑,可事实残忍的确认了这一切。哈!Napoleon Solo 被骗了,他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为了安全保障,Solo和Gaby决定分头行动。Gaby选择在海面上慢悠悠的漂上一俩个星期,Solo则更愿意乘飞机回国。在回程的飞机上安顿好后,他闭上眼睛回忆这次任务的过程,粗略的编造一份可以通过的任务报告,既打发时间又省去到时候被驳回的麻烦。然而Solo不自觉的勾勒出Tony的点点滴滴,他对自己说:“这也是任务过程的一部分,”稍加停顿 “别自欺欺人了,你只是在名为Tony的漩涡里无法自拔罢了。”
              旅途中,放弃了工作报告,Solo沉浸在与Tony相处的回忆中。即使他回到Sanders的办公室,站在他面前时,也有些魂不守舍。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Sanders皱着眉头赶Solo离开。
            
             
               Gaby还在海上漂着,Solo联系确认过她的安全后,毫无目的的在楼中游荡。毕竟可是Sanders让他随便转转的,所有的办公桌都大同小异,隔板挂钩上挂着零碎的杂物,甚至还有工作证件,一摞摞纸质文件散乱的铺在桌面,桌角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烟头或者啤酒罐。
                有的过道旁还贴着乱七八糟的照片,或者一些评语。人来人往,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是步伐匆匆,无暇顾及Solo。当然,一些羡慕的目光还是偶尔聚集到Solo身上然后又迅速移开继续投入工作。
                Solo也无意打扰他人工作,他慢慢走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的角落,继续打量着桌面消遣时间。他看到一个放在桌角的满的几乎要洒落的烟灰缸,默数了下里面的烟头,Solo估算出它的主人吸了绝对不止俩包烟。桌面上异常杂乱,一叠靠在墙角的文件倒塌覆盖在一层层不同的书本上,保持着脆弱的平衡。在Solo看来,这真是个奇迹。然后,他抬起头,看到了隔版上订着的一页报告。
             署名是 Tony Mendez。尽管眼睛早已快速浏览过几遍这份普通的报告,但是大脑却像是生锈了一般抓不住丝毫有用的信息。“Tony Mendez ,” Solo机械的推翻了桌面上的文件,“证件,家庭住址……”
看到那个距此不远的地方,Solo觉得自己见证了真正的奇迹,他几乎都要赞美上帝了。
                 
             现在Solo在发呆,准确的说是站在门前发呆。破坏了办公桌上那摞报告可怜的平衡后,他总算找到了一个详细的地址。
扔下了大楼里的事务,尽管之后肯定会被气急败坏的Sanders找回去,但是管他呢。

           门是锁住的,可是我有钥匙。

             “这是我家的钥匙。”他还记得Tony睡眼惺忪的从俩人纠缠在一起的衣物里刨出了这把小小的钥匙扔给了自己,自己还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作为离别前对自己一点奖赏。也许当时应该索个吻。

             伸进衣兜的手指触碰到了被体温感染的金属,Solo几乎想起了Tony的温软。现在那把钥匙被手指紧紧捏住,他注意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也许他比想象中要镇定,听着钥匙转动发出的细微声音,感受着金属上传递回来的震动。然后平静的看着门被自己轻轻推开,迟缓的动作拉长了时间。

             “是真的啊。”

              Tony Mendez在经历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加班后,终于被允许回家。令他疑惑的是屋里一片漆黑但门明显被打开了,“明明离开时是锁好了的,难道是小偷?”推开门的瞬间Tony还是嘟囔了下,“最好不是那些危险分子。”虽然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是闯入者的对手,但被人摁倒在地上时,Tony还是有小小的惊慌。然后他感觉那人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手里,好像是一把钥匙。
              
              “Solo?”
               “……”
   
                 虽然没有得到语言上的回复,Tony能感觉Solo摁压的力度减小了但还是没有放开他。
             
                  “为什么不等我?”
                  “Solo,那只是临时安全屋。我不是给你钥匙了吗?”
                   “我打不开那的锁,而且找不到你。”
                    “当然,我给你的是家里的钥匙,而不是什么临时安全屋的,那是我们家里的钥匙。”
                      “我找到你了。”
                       “能把我放开了吗?”
                      “不能也不想。也许我需要一个吻作为我找到你的酬劳。”
                         “哦,那你介意到我床上去偿还吗?”

——————————————————————————
我想三天写完,花了三个月,绝望。

             

评论(1)

热度(16)